Northern California Hong Kong Club: Call on Pro-democracy Legco Member to Veto NPC Fake Democracy Proposal

Issued on 31 August 2014

On Sept 1, NCHKC sent letters to the following US officials to urge them to speak out for Hong Kong people:

  •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 Representative Nancy Peloci, House leader for Democrat,
  • Senator Sherrod Brown, Chairman of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 Representative Christopher Smith, Co-chairman of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We salute the tremendous courage shown by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who will be starting a series of peaceful resistance actions in defiance of Beijing’s denial of their democratic rights.

我們是一群居住在三藩市灣區的華人,對我們的成長之地香港的發展非常關注 。近期香港的政制改革討論,對香港的持續發展,提高政府的認受性和公信力,有効解决社會内部的正常利益冲突和爭議,有非常直接的關係。

中國人大常委在831日公布了有關香港政改决定,對2017年行政長官的産生辦法設定了滴水不漏的層層關卡,確立了中央政府對候選人名單的全面控制。决定主要包括三個内容:提名委員會的組成照搬現時的選舉委員會;出閘人數限定二至三人;出閘者須取得提委會過半票數。這個設計實則上把行政長官的普選,變質成爲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結果的橡皮圖章。這是對一人一票普選和香港市民智慧的侮辱,也背離當年解决香港回歸問題時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方針。

嚴格來説,人大常委這項决定對香港行政長官産生辦法作具體的規範,本身已超越了其在政改過程應扮演的角色。根據人大常委自已對基本法附件的解釋,在政改五步曲中,特首産生方法的修改由特區政府提出,然後由人大常委確定,這是一個被動的角色。現在的做法是由人大常委自已提出修改方法,仍然再加以確定。香港政制在基本法框架下的具體設計,本來就屬於兩制的範圍,應由香港内部取得共識解决。香港政府没有承擔應付的責任,在政改報告中選擇性地反映香港民意,對民間對真普選的强烈訴求輕輕带過,然後把球交給人大常委,是在政改問題上破壞一國兩制的始作俑者。

《人民日報》91日的社論表示,特首普選之爭,表面上是制度之爭、規則之爭,實質上是政治問題。這確實點出了問題的核心。中央政府關心的不是制度規則是不是公平合理、有没有公信力,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原則有没有履行,它關心的是政治控制,以保證没有一個中央不滿意的人選會出現在普選的選票上。這種因人而定的制度設計,也就是中國特色的講政治,本身就没有什麽道理可言。

人大常委副秘書長李飛稱,普選涉及國家安全,特首要對香港、中央政府負責,故人選要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至今,作為立法機關的人大常委或李飛本人,並没有對特首選舉涉及的國家安全愛國愛港作出法律上的介定。基本法的條文其實對國家安全已有規定,就是涉及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爲。我們看不到人大常委確定的辦法有任何機制審查和確認参選者有上述的行為。相反,中國的司法實踐告诉我們,這些含糊不清没有明確定義的政治術語,只是作為清除異已的藉口。不幸的是,它們出自中國最高立法機關高層之口。

我們呼籲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反對這個不合理的政改方案。對民間即將展開的和平抗爭不合作運動,以表達對中央違反普選承諾的不滿,以及對繼續爭取香港民主化的决心,我們致以深深的敬意。

北加州香港會
2014-08-31

Advertisements